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奇幻 → 孤剑未悔平生意

孤剑未悔平生意

隐诗心 著

连载中免费

  《孤剑未悔平生意》这本书的作者是隐诗心,其书中主角分别是傲孤豪与秋晴原。内容梗概:一切都从天外陨铁开始,同时也被卷入一场武林厮杀的旋涡。
  风轻云淡的夏季长空,忽地聚起乌云,俄而黑云中,夏雨杂乱如麻,珍珠般的雨点砸向地面。
  今日的武林人士,鲜有人会去记这个平凡的日子。但多年后,他们却不得不从脑海中一点一滴地将对今天的记忆单独抽离剥取出来,半是惶恐、半是痛心地深刻回味。
  品茗居是醉春楼百十余里外一家简陋的茶肆,到此饮茶、听说书人娓娓道来近期流传在武林的奇闻异事早已成了当地百姓生活中的消遣。平时一些茶客在茶肆泡上一碗茶,就能在茶肆坐上一整天。但今日的雨越下越急,一滴一滴的雨水渐渐连成一条线,此时客人已所剩无几。
  “客官要些什么茶?”店小二见茶肆里却走入一位长相稚嫩的年轻人,他上前殷切地问道。
  “一盏茅坪茶。”年轻人一个字也不多说,将雨伞放在一旁,在一方安静的角落落座。方才骑马跑了几个时辰,他已经累了,把双手无力地放在茶桌上,只想好好歇一歇。
  小二满脸笑意:“好勒,客官您稍等。”
  这时醉春楼引起了茶客们的闲言碎语,一位虬须大汉坐在茶馆中央,故作神秘地说道:“听说了吗?最近燕雨轩不少弟子死于中毒。”
  “这个倒没有听过,她们是怎么死的?”一位茶客头向前倾,睁大眼睛,好奇地问。
  虬须大汉眼神闪烁,说得好像他见过似的:“有很多说法,有人说是太乙

23万字更新:2020/08/13

在线阅读

  《孤剑未悔平生意》这本书的作者是隐诗心,其书中主角分别是傲孤豪与秋晴原。内容梗概:一切都从天外陨铁开始,同时也被卷入一场武林厮杀的旋涡。

免费阅读

  风轻云淡的夏季长空,忽地聚起乌云,俄而黑云中,夏雨杂乱如麻,珍珠般的雨点砸向地面。

  今日的武林人士,鲜有人会去记这个平凡的日子。但多年后,他们却不得不从脑海中一点一滴地将对今天的记忆单独抽离剥取出来,半是惶恐、半是痛心地深刻回味。

  品茗居是醉春楼百十余里外一家简陋的茶肆,到此饮茶、听说书人娓娓道来近期流传在武林的奇闻异事早已成了当地百姓生活中的消遣。平时一些茶客在茶肆泡上一碗茶,就能在茶肆坐上一整天。但今日的雨越下越急,一滴一滴的雨水渐渐连成一条线,此时客人已所剩无几。

  “客官要些什么茶?”店小二见茶肆里却走入一位长相稚嫩的年轻人,他上前殷切地问道。

  “一盏茅坪茶。”年轻人一个字也不多说,将雨伞放在一旁,在一方安静的角落落座。方才骑马跑了几个时辰,他已经累了,把双手无力地放在茶桌上,只想好好歇一歇。

  小二满脸笑意:“好勒,客官您稍等。”

  这时醉春楼引起了茶客们的闲言碎语,一位虬须大汉坐在茶馆中央,故作神秘地说道:“听说了吗?最近燕雨轩不少弟子死于中毒。”

  “这个倒没有听过,她们是怎么死的?”一位茶客头向前倾,睁大眼睛,好奇地问。

  虬须大汉眼神闪烁,说得好像他见过似的:“有很多说法,有人说是太乙道下的毒,也有人说是炼狱教、解剑阁杀的。那些弟子死后的模样也甚是骇人,有的弟子口鼻流出炭一样黑的血,明显不是正常的死亡。”

  “怎么你说来说去都是燕雨轩邻近的帮派?”

  这些茶客你一言我一语,他们说些什么,长桌条凳上的少年是无动于衷的。这个十七岁的小伙子何定安,只觉得他们麻雀叽叽喳喳般说个不停,像是师长催促自己拿起四书五经朗诵般聒噪。

  虬须大汉一愣:“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另有一位身着绸布袍衫、商贩模样的茶客接话:“这种死法确实挺恐怖的,我前几日去四川最富贵的酒楼醉春楼,真是活见鬼了,醉春楼竟然少了一大半客人,我常往那里走动,醉春楼从未如此冷清。依我看,燕雨轩最近确实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

  醉春楼是四川一带闻名四海的酒楼,百姓口耳相传醉春楼里“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足使客人来过便终生难忘。这样的酒馆按理说自当来客络绎不绝,纵使其他酒楼生意冷清之际也不乏熟客入座一品佳酿。

  几位茶客议论纷纷,品茗居又活跃了起来。

  饮茶的年轻人却似是寒鸦夜半呀声枝上起,便若皓月当空霹雳当头击,他坐不住了:“小二,结账。”还没有等到茶倌来,他在长条桌登上放下一钱碎银,雨伞也没有拿,匆匆离开。

  他纵身一跃骑上白马,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地面上,黑沉沉的天眼看就要砸下来,马蹄踏在泥泞的土地上溅起朵朵雨花。

  马背上的何定安任凭磅礴的雨打湿衣衫,他回味他们方才所言,回想父亲江湖奔走数十载,数日前奉命外出,明知要事缠身,却先抽空留书一封,自然反常,心像一根绳子拴住似的紧张起来。

  当时的直觉告诉他父亲或许有无法排解的劫难,打开书信后,信中内容却让他犯了难,因为父亲在信中所言尽是些奇怪的短句——立地石,难攀登。潜匿处,倩影辞,焦尾藏。他捉摸不透,却也不敢大意,收拾行李,悄悄找到来福客栈,交代母亲住下后就出发了。

  当初他花费两日功夫秘密收拾行李,并找到一间客栈安顿娘亲赵卓琳,告诉娘亲:“娘,难得这次父亲担此重任,安儿要赶上父亲的队伍,也好一睹父亲此行的风采。”

  “安儿,先等一下。”母亲赵卓琳自行李中取出一把雨伞,交代他:“燕雨轩多数地方地势偏低,下雨的日子也比这里多上许多,记得带上这把伞,要是你见到父亲时,浑身都被雨给打湿了该多不好。”

  “好,安儿谨记,母亲若无要事,还是等到父亲与我一同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再一起回解剑阁吧,到时我先来一步,接母亲你找解剑阁归来的队伍。”何定安说着便接下母亲手中的雨伞,头向门口的方向望去。

  “路上小心。”赵卓琳又嘱咐道。

  何定安点了点头,走出房间。之后,他避开通向醉春楼的大路不走,而走离殇小径这条近路,以为可以免于遇到爹亲而被责问,毕竟爹亲有难只是自己的推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