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古代言情 →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

春雷炮 著

完本免费

  本站提供热门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抢先阅读,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的主人公是聂凝汐诸葛渊,是由大家都很熟悉的网文作者春雷炮倾情创作的古言短篇好文,内容精彩不容错过。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聂凝汐诸葛渊之间的爱恨纠缠。
  隔着层层的木栏,聂凝汐远远看了父亲一眼。
  聂父本就不算强健的身子已经佝偻下去。
  曾经意气风发的面容如今也都是憔悴。
  牢狱的生活折磨着文人聂父,他并没有看到聂凝汐。
  诸葛渊站在牢房外,看着跑出来的聂凝汐双眼通红。
  “你……”
  聂凝汐扬起头,“只要我替叶蔓月试药,你就救家父出来,是么?”
  诸葛渊看着聂凝汐的脸。
  曾几何时这张脸上有肆意的笑,有粘着他的娇怯,也有瑟瑟发抖的恐惧。
  可如今只剩下一片坚决,与他彻底断绝关系的坚决。
  心头的淤堵让他烦躁不堪,他咬牙:“是!”
  聂凝汐神色彻底淡漠下来:“那便安排吧。”诸葛渊不语,转身就走。
  聂凝汐看着男人的背影,轻笑:“我与你相识本就是一个错,我执意嫁给你是错,相信叶蔓月
  是错,妄想你会爱我更是错上加错。”
  “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我再也不会向你哀求,再也不会爱你。”

5万字更新:2020/06/01

在线阅读

  本站提供热门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抢先阅读,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的主人公是聂凝汐诸葛渊,是由大家都很熟悉的网文作者春雷炮倾情创作的古言短篇好文,内容精彩不容错过。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聂凝汐诸葛渊之间的爱恨纠缠。

免费阅读

  隔着层层的木栏,聂凝汐远远看了父亲一眼。

  聂父本就不算强健的身子已经佝偻下去。

  曾经意气风发的面容如今也都是憔悴。

  牢狱的生活折磨着文人聂父,他并没有看到聂凝汐。

  诸葛渊站在牢房外,看着跑出来的聂凝汐双眼通红。

  “你……”

  聂凝汐扬起头,“只要我替叶蔓月试药,你就救家父出来,是么?”

  诸葛渊看着聂凝汐的脸。

  曾几何时这张脸上有肆意的笑,有粘着他的娇怯,也有瑟瑟发抖的恐惧。

  可如今只剩下一片坚决,与他彻底断绝关系的坚决。

  心头的淤堵让他烦躁不堪,他咬牙:“是!”

  聂凝汐神色彻底淡漠下来:“那便安排吧。”

  诸葛渊不语,转身就走。

  聂凝汐看着男人的背影,轻笑:“我与你相识本就是一个错,我执意嫁给你是错,相信叶蔓月是错,妄想你会爱我更是错上加错。”

  “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我再也不会向你哀求,再也不会爱你。”

  诸葛渊大踏步向前走,听到她说不会爱自己之后,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他狂笑出声,眼睛里却露出一抹痛色。

  好!在她眼里,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好!

  湘王府。

  聂凝汐从地牢换到了兰苑禁足,每日都安排不同的补品给她。

  每天不重样的吃着这些补药补品,聂凝汐十分疲惫,不想说话,只是麻木的吃。

  新来的丫鬟是诸葛渊亲自安排的,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顺便也看住她,怕她逃跑。

  聂凝汐心里明白,却也暗暗苦笑,逃跑?

  父亲的性命一日掌握诸葛渊手里,她就只能屈服于他一日。

  笼中之鸟,掌中之物,谈何自由?

  丫鬟丹朱不理解这个漂亮却憔悴的王妃为何总是闷闷不乐?

  这分明是得了不治之症的人,知道自己要死才会如此。

  聂凝汐知道丹朱心里想什么,她只是苦笑并不答言。

  这天,她待在房里,透过窗贪婪的看着院墙外的天空,独享这短暂的安逸。

  房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叶蔓月在贴身侍女银杏的搀扶下,慢慢走进来。

  “是你?”

  聂凝汐知道来者不善,但她实在不想与叶蔓月纠缠。

  但叶蔓月能来肯定是经过诸葛渊的同意,聂凝汐默默转过头,无视来人……

  “我是来谢你,肯为我试药救我的。”叶蔓月轻笑,在银杏的帮助下,摸索着坐在椅子上。

  聂凝汐看了她一眼,心中只有浓浓的厌恶。

  “如果是来冷嘲热讽的,那你可以滚了。”

  叶蔓月挑眉,“王妃还真是硬气,就是不知道待我重见光明时……”

  聂凝汐冷笑出声:“重见光明又如何。”

  叶蔓月没有焦距的瞳孔散漫的到处看着,对不上聂凝汐的脸。

  可她气势上却丝毫不输。

  “你认为自己试完药还有命活下来吗?即便你活下来,但我的眼睛恢复后,殿下便会娶我,而你……”

  叶蔓月嗤笑,“若是他不要你,你无处可去,不如我收留你做个洗脚的丫鬟?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哈哈哈!”

  叶蔓月笑完了,又阴恻恻道:“后悔了吗?如果当初你答应我的交易,或者待我痊愈后,还会为你说两句好话。如今……你注定要为我试药,直到我的余毒清除为止。不过那时候,你应该没这个命了,若是药效猛烈,你或许会当场去世。”

  闻言,聂凝汐只是静静看着叶蔓月疯魔的样子。

  “所以呢,你的话说完了吗?”

  聂凝汐并不害怕,甚至也不气愤。

  她只是觉得可笑。

  笑自己曾经识人不明。

  笑叶蔓月一厢情愿的以为,她还会依仗着诸葛渊的施舍苟活。

  对诸葛渊,是从小青梅竹马的陪伴,却也是蚀骨的痛。

  在她之后,他和谁在一起,她早已无所谓了。

  叶蔓月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看不见,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可聂凝汐没哀求,没崩溃,非常安静。

  为什么?怎么会!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