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古代言情 → 帐中娇妾

帐中娇妾

六喜桃 著

连载中免费

  最近点评颇高的小说《帐中娇妾》已经成功俘获了小编的心,陆茗庭顾湛是文里的主角,该文是由实力作者六喜桃独家力创,小说内容详情为:新婚之夜陆茗庭的丈夫还没碰她就突然暴毙,陆茗庭本以为自己摊上事了,没想到背后主使竟然是顾湛。
  世人皆知,扬州明月楼以瘦马闻名天下,里头的姑娘个个千娇百媚,姿容惑人,无论是做妾做婢,皆能惹得家宅不宁。
  陆茗庭是明月楼里最的出众的一位,在吴侬软语的扬州地界长了十几年,一朝被鸨妈妈遣送进京城,为将军府的病秧子庶子冲喜。
  新婚之夜,红烛高照,床帏深深,病秧子庶子还没碰到陆茗庭的衣襟便断了气儿。陆茗庭以为自己后半辈子都要守活寡了,没成想,竟是被位高权重、杀伐果断的辅国将军惦记了上。
  京中谁人不知,辅国将军顾湛俊美无俦、不近女色,一朝得了位扬州瘦马常伴身侧,那美妾生的明艳生辉,身段勾人,恍若瑶池仙子,人间洛神,不仅得辅国将军独宠,每晚夜里还同榻相拥而眠。
  后来,美婢子摇身一变,了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辅国将军追悔莫及,只得踏上了漫漫追妻不归途。
  一日,云鬓酥腰的美人被高大的男人逼到了床榻一角。
  陆茗庭伸了一双玉臂,攀着男人的宽肩窄腰,瑟瑟发抖:“他们都说我命硬,克夫。”

8万字更新:2020/05/30

在线阅读

  最近点评颇高的小说《帐中娇妾》已经成功俘获了小编的心,陆茗庭顾湛是文里的主角,该文是由实力作者六喜桃独家力创,小说内容详情为:新婚之夜陆茗庭的丈夫还没碰她就突然暴毙,陆茗庭本以为自己摊上事了,没想到背后主使竟然是顾湛。

免费阅读

  除夕夜当晚,顾湛三言两语便把陆茗庭吓得发起了高烧。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陆茗庭连着两日高烧不退,病的不省人事,一日三餐几乎是把药当饭吃,碧纱橱里日日充斥着一股子浓重药味儿。

  陆茗庭整日咳嗽不止,一步三喘的虚弱模样我见犹怜,索性卧病在床,自然无法再伺候人。

  顺理成章的,珍果和澄雁接替她伺候顾湛每日的起居事宜,除此之外,珍果每日都亲自服侍她服药。

  这日中午,顾湛不在府中,珍果提着红木雕花的食盒进了卧房,行到碧纱橱,对床上的陆茗庭微微一笑,“陆姐姐,今日好些了吗?怎么从除夕夜之后你一直高烧不退?那晚将军和你一起回来,没有难为你吧?”

  红漆榉木描金拔步床上,陆茗庭半坐起身子,倚靠在绣着杏林春燕的引枕上,手里抱着个鎏金铜暖炉,拥着一床五蝠纹锦被,小脸儿上未施脂粉,略显苍白,忙矢口否认道,“将军没有难为我。”

  珍果打开食盒,取出几个瓷碗瓷碟,笑道,“那就好。陆姐姐,你这烧也不退,脚踝的扭伤也不好。厨房里的郝妈妈听说了,特地炖了盅燕窝给你补一补,我先服侍你把燕窝吃了,咱们再喝药。”

  说罢,珍果端起瓷盅朝床榻走过来,一张纸片却从瓷盅底部掉了下来。

  陆茗庭俯身捡起纸片,只见上头写着几行密密麻麻的小楷。

  “将军大权在握,不喜欢别有用心的攀附之人,可倘若将军想给些恩宠,也容不得你不要。既来之,则安之,木强则折,咱们做下人的,得把这道理记在心里。郝妈妈。”

  珍果瞟了眼纸片上的字儿,压低声音道,“对了,郝妈妈怕你连日高烧不退是被红芜的死因吓掉了魂儿,特地叫我来告诉你红芜之死的真相。”

  “红芜是政敌安插在府中的奸细,一直想趁机刺杀将军,就连隋妈妈也被她蒙骗,给了她接近将军的可乘之机。幸好当晚将军识破了她的身份,才能幸免于刺杀,红芜见毒计败露,竟咬破了嘴中的毒囊,当场畏罪自尽了。并非是传闻中的‘将军提剑斩了她’!”

  “将军下了令不叫大肆声张,知道这事的人不多,郝妈妈是担心你的病情,才悄悄告诉了我。”

  陆茗庭听了这段秘闻,才知道自己错怪了顾湛,原来他并非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之人。

  因为他曾被身边的丫鬟背叛谋害,所以才会在意她“人在心不在”吗?

  陆茗庭眉头浅皱,一双含波眼如蒙了层水雾,粉唇颤了颤,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两人说话的功夫,隋妈妈推门进来,笑道,“没想到我离府短短两天的功夫,你这丫头竟然生了大病。”

  说罢,隋妈妈走到床边,想伸手探一探陆茗庭额头的温度。

  陆茗庭还记着隋妈妈两面三刀哄骗她的事儿,心中对她反感至极,看着她的手伸过来,下意识地偏头一躲。

  隋妈妈也得知了除夕之夜的节外生枝,讪笑了两声,叹道,“陆姑娘,你也别怪我骗你。将军虽然严苛冷峻了些,但对下人是极其宽容的。咱们府中一等丫鬟的吃穿用度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好,陆姑娘你一介女流,无亲戚朋友可以依靠,又生的仙姿昳丽,易招歹人惦记,就算拿到良籍、得到自由,也不见得能安稳度日,倒不如在顾府呆着,有将军坐镇,总能庇佑着咱们安稳无虞。你说是不是?”

  隋妈妈挥了挥手里的帕子,试图驱散屋中的浓重药味儿,笑着道,“碧纱橱和将军的卧房只隔了一道隔扇门,这里药味儿浓重,恐怕冲撞了将军,陆姑娘,不如这两天你先搬回去和珍果同住?”

  珍果也点点头,“姑娘病的这样重,夜里想喝口水都没人搭把手,更别提照顾将军了!不如先搬回去和我同住,我来照顾姑娘,等病好了再搬回碧纱橱里。”

  陆茗庭听了这话,也觉得可行,还没来得及点头应下,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高大俊朗的男人挑开碧玺珠帘,嗓音浑厚低沉,“就在碧纱橱里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