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古代言情 → 但愿这是梦一场

但愿这是梦一场

青梨 著

完本免费

《但愿这是梦一场》这本书是由作者青梨最新创作而成,书中主角为何瑾邱子谦,小说主要内容讲述了女主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本身只是一味药,并且还是自己姐姐的一味药,人间血冷,莫过于此。直到遇到了他,才让她觉得还是有人能够接受自己,与自己相伴余生。
陵城,邱家!
几名家丁抬着一个巨大的笼子从后门进了府。
笼子用黑布罩着,里头有呜呜咽咽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挣扎,让那个笼子发出不规则的摆动。
进了门,就有婆子迎上来,看了眼晃动的笼子,抬脚踹了上去,冷声斥道:“老实点!”
“嬷嬷,公子有没有说安置在哪里?”家丁问道。
“西跨院的偏房,手脚麻利点。”
“是!”
几人健步如飞,很快来到西跨院,进了偏房将笼子放了下来。
“沉死了,我肩膀都快掉了!”
“别废话了,把笼布拿掉给她松绑。”
黑色的笼布被两名家丁撤掉,露出一名被五花大绑的少女。
少女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上除了惊恐还有愤怒。
嘴里塞着一团白布,无法说话。
“啧啧,小娘子生的真是俊俏。”其中一名家丁有些下流的道。
另一位推了他一把:“做什么?这人你也能调戏?”
前头那位不以为意的道:“切,连个妾室的名分都不给,被捆在笼子里抬进来,你觉得何家真拿她当回事?怕是连少夫人院子里的‘花梨’都不如。”
花梨是少夫人养的一只猫,极是受宠。
听到‘花梨’的名字,笼子里的少女眼底先是闪过一抹震惊,紧跟着忙低下头去,遮住了眼底不可置信的冷意。
她姐姐何暖是邱府的少夫人,养了一只黄白相间的猫咪,取名花梨……
她被抬来的地方,是邱府?

3.6万字更新:2020/05/29

在线阅读

    《但愿这是梦一场》这本书是由作者青梨最新创作而成,书中主角为何瑾邱子谦,小说主要内容讲述了女主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本身只是一味药,并且还是自己姐姐的一味药,人间血冷,莫过于此。直到遇到了他,才让她觉得还是有人能够接受自己,与自己相伴余生。

免费阅读

    好半晌何瑾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姐夫,这话是什么意思?”

    邱子谦眉宇微微皱起,声音里带了一丝不耐烦:“你难道不知道你姐姐的胎疾只能用你的血来医治?”

    “我、我的血?”何瑾面色煞白,“这不可能,姐夫,人血怎么可能治病?”

    她知道姐姐自幼身体孱弱,微微的一丝风就能让她咳嗽不止。

    这些年看了不知多少名医都未曾根除。

    后来她才知道那顽疾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外祖家祖上似乎出过这么一位,年方不到二十便香消玉殒了。

    她这一代那病就单单落到了她姐姐身上,几位姨家的表姐倒是都好好的。

    为此她也心疼过姐姐。

    这也是为何父母亲让她以妾氏进邱府她拼死不从的原因。

    当初,她得知邱子谦要娶他人、哪怕那个人是她姐姐,她都心如刀绞般痛楚。

    将心比心,她若真入了府分走一半姐夫的心,姐姐如何受的住那等打击?

    原来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父母亲将她送进邱府,为的是她这一身血?

    “普通的人血自然不能医治,可从一出生便不沾荤腥,且时时以蓿紫叶滋养出来的纯素阴血却是上好的能克制胎疾的神药。”

    何瑾只觉得遍体生寒,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怪不得、怪不得家里如此严苛的盯着她入口的东西。

    原来,她何瑾不过是姐姐的伴生物罢了!

    趁着何瑾大脑一片空白之余,手腕突然被人狠狠的攥住了。

    何瑾一惊,那力度她哪里能挣脱的开?

    袖口掀起,露出一截嫩白的玉腕。

    “姐夫!”

    她十分惊恐,邱子谦手里的匕首还没能递到手腕上何瑾的身子便剧烈的抖了起来。

    “若是能治好你姐姐的病,也算大功一件。”邱子谦握着何瑾的手腕,那谆谆诱导的话语却听的何瑾阵阵发毛,“等你姐姐身子完全康复,我会从府中为你寻一名家丁配对,将你发送出去。”

    唰!

    刀光闪过,刺痛传来。

    跟着便是温热的液体滴滴答答落进碗里的声音。

    何瑾脑海中一片空白,就连眼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疼!

    真的疼!

    不光手腕疼,就连心口也像是扎进了一柄钢刀,疼的到了骨子里。

    疼到她连挣扎都忘了。

    看着笼子外头那张绝情冷冽的脸,何瑾只希望这是个噩梦,一旦梦醒,她还是何家的二小姐,姐夫还是那个温润的谦谦君子……

    邱子谦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不知道。

    只知道手腕火辣辣的疼。

    那一刀,下的真狠!

    手腕已经被包上了,勒的很紧。

    恍惚中她似乎记得邱子谦说了一句话:“为了防止影响血液的药性,你的伤口只能自愈,不能敷药。”

    笼子上的锁也被打开了,她定了定神才拖着酸软的腿从里头走了出来。

    屋门被推开,进来两个粗壮的婆子,眼光不错的盯着她。

    不知道是怕她逃走还是担心她寻短见。

    就连院子门口都有家丁人影晃动,防备的足够严实。

    此时的何瑾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站在地上呆呆的发愣。

    到如今她才真正认清这个事实,这不是噩梦,她真的被送到邱府来了,她也真的只是父母为姐姐养的一味药。

    何等讽刺?

    一名小丫鬟端着一盅汤走了进来。

    人还未靠近,那熟悉的、令何瑾忍不住想反胃的药腥味儿就飘了过来。

    其中一名婆子上前将那盅汤端过来,步步逼近。

    “二小姐,喝了吧,喝了养血!”

    另一位婆子已经严阵以待,虎视眈眈。

    大有她若不喝就硬往下灌的趋势。

    “端过来吧!”

    何瑾莲步轻移,走到旁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那盅汤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两名婆子就战在何瑾面前,紧紧的盯着。

    何瑾低下头遮住眼底讥讽的冷意,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拿起银汤匙搅动了两下,忍着那股散发着腥味与药味儿带来的恶心感,一口一口喝了下去。

    “我只能待在屋子里吗?”何瑾抽出一方帕子轻轻拭干嘴角的残留,偏头问道。

    两名婆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我去问问大公子!”

    何瑾神情平静如常,仿佛她根本不是笼中被囚禁的鸟儿,而是真真正正的何家嫡女。

    自有一分气势!

    “顺便帮我问问,我想去看看姐姐,看姐夫可否允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