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短篇小说 → 涂山南漓尚渊

涂山南漓尚渊

丢了一只龙 著

完本免费

  主角为涂山南漓尚渊的小说名字叫《188889》又名《青丘帝姬》,讲述了涂山南漓尚渊之间悲剧的爱情故事。青丘大荒,新帝姬登基。不管是哪个身份,她都该到场。涂山南漓到青丘之时,继承大典刚刚开始。她站在上首,遥遥的看着新一任帝姬徐徐走来。
  可距离愈发的近,涂山南漓的脸色就愈发的难看。
  涂山玉芙!怎么会是她!可下一刻,两日的事情连成线,涂山南漓也就知道昨夜尚渊的急切是为何。
  涂山玉芙一步一步踏上阶梯,站至离涂山南漓两步远的地方。
  “诶,瞧见了么?!”“什么?!”
  “新任帝姬的手上!”“那不是……”
  底下怯怯的说话声传入耳中,涂山南漓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话落在了涂山玉芙的手上。
  而她似乎也有显摆之意,大大方方的将手搭在腹间。
  “玉芙许久不见姐姐,别来无恙。”
  涂山南漓脸色僵硬,迟迟不语。
  唯有一双目光凝在她的指尖,垂在身侧的手,指甲扣进血肉。
  那是昨夜尚渊从她手上拿走的玉戒,上面还载着她的心头血。
  可现在,却是戴在涂山玉芙的手上!
  “摘下来。”涂山南漓强撑着平稳命令道。
  涂山玉芙笑了笑,指腹拂过玉戒道:“姐姐说的是这玉戒?”
  “摘下来!”她的声音有些尖锐。

5万字更新:2020/05/22

在线阅读

  主角为涂山南漓尚渊的小说名字叫《188889》又名《青丘帝姬》,讲述了涂山南漓尚渊之间悲剧的爱情故事。青丘大荒,新帝姬登基。不管是哪个身份,她都该到场。涂山南漓到青丘之时,继承大典刚刚开始。她站在上首,遥遥的看着新一任帝姬徐徐走来。

免费阅读

  上古分两族,分居东与西。崇吾宿比翼,青丘养九尾。

  两族中间的孤岛上种有一颗红线树,系两族姻缘,沾红尘因果。

  涂山南漓站在树下,仰头望着纠缠不清的红线,一抹泪光划过。

  “小狐狸,你和他的红线早就断了,你为何就是不信呢?!”

  苍老的声音从红线树中发出,带着悲悯与哀叹。

  “我信啊……”

  涂山南漓苦涩一笑,收回了视线。

  可她终归是舍不得。

  “我先回去了。”

  这时辰,他该回来了。

  涂山南漓转身离去,而随着她的消失,那红线树上原本缠绕在一起的红线霎时断裂。

  红线早断,不过强求。

  崇吾山巅,比翼鸟皇族后殿。

  涂山南漓踏进殿内,瞧着那个坐在桌案旁的男子,嘴角挂上抹笑意。

  “阿尚,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让人知会我一声。”

  “你的意思是我去何处,都要先同你报备是么?!”

  男子挑起的眉眼间,充斥着讥嘲。

  涂山南漓脸上的笑一滞,眼神有些黯淡。

  成婚八百年了,他的态度还是这么恶劣。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涂山南漓,你我自幼相识,你什么心机我清楚的很,八百年过去了,你应该知道我为何来找你!”

  涂山南漓闻言愣了一下,看着尚渊有些不解。

  她的沉默触怒了男子,他寒声道:“你是要反悔?!”

  这番,涂山南漓终于是明白他在说什么。

  八百年前,一向关系亲近的崇吾山和青丘不知为何突然起了战乱,尚渊的父皇和她的父帝都在这场战争中身亡。

  两族停战商议下,身为青丘帝姬的她嫁来比翼鸟一族,给尚渊为妻。

  尚渊不愿娶,涂山南漓本不愿强求,可碍着两族颜面,婚事势在必行。

  无法,她只能定了八百年的期限,时日一到,她和尚渊之间的婚事便就此解除。

  但她也是存了私心的,她以为,八百年的时间,足够让尚渊爱上她。

  可如今……

  “不是还有七十年才到约定的时间,你就这么急么?”

  急到连七十年都等不了。

  尚渊不愿回到她的话,仙力流转,拿回涂山南漓指间的玉戒。

  “过往七百三十年貌合神离的假象我装够了。”

  装!

  他脱口而出的这个字刺痛着涂山南漓的心。

  过往时日,尚渊是装的,可每时每刻却都是她的一腔真心!

  “阿尚,你知道我爱你,我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涂山南漓将真心剖开放到尚渊眼前,哀声叹道。

  她的视线凝在尚渊指间的玉戒上。

  玉戒,是比翼鸟族王后的象征。

  而其上的那抹红痕,则是九尾狐的心头血,唯真心方能成印。

  “可我不爱你。涂山南漓,我从没爱过你。”

  尚渊淡薄的唇吐出伤人不见血的利刃,伤的涂山南漓体无完肤。

  冰凉感渐渐席卷周身,她看着眼前面色冷峻的男子,他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将她打落绝境。

  “就算不爱,我们曾经也是朋友,看在过往的份儿上,你再装七十年……”

  说出“装”那个字时,涂山南漓只觉得心如刀割!

  “朋友?!”尚渊嗤之以鼻之日起,我和你就不再是朋友。涂山南漓,这世间胁迫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这七百年便是给你的教训!”

  随着他话音落下,红线树上断裂的红线被她用仙力强行接上的画面涌现。

  涂山南漓终于察觉到这可笑的自欺欺人。

  “再过七十年,时间一到,便是你不想和离,我也会离开。”

  尚渊闻言一愣,心觉异样。

  可不过一刹,他便觉得自己多想。

  涂山南漓本就是狐狸,怕是又在耍什么诡谲心思而已!

  “成啊,我就再给你七十年。”

  闻言,涂山南漓面上一喜,可凝着男子冷峭的目光,莫名升上丝不安。

  尚渊漠然起身,嘴角噙着的弧度冰冷。

  “不过我不想在崇吾山再看到你,立刻滚回你的青丘!”

  涂山南漓的笑霎时僵硬,怔怔的望着尚渊离去的方向。

  他还真是讨厌她,连看见都不想看见。

  可是尚渊,你知不知道,再过个几百年,你就是想见我都见不到了……

  涂山南漓苦思想着,一口淤血咳出,喷洒在地。

  盯着地上的血迹,她无声的笑了笑。

  这是她的命!

  七百年前,父帝战死,兄长重伤。

  她身为帝姬因着私心无法对比翼鸟一族出手。

  为弥补愧疚,她将自身神魂度了十之八九给兄长,留存住他的命。

  而她自己,剩余的寿命也只够千年,不过强弩之末。

  她该离开的,该回去看看族人,看看兄长。

  可她和尚渊之间只有七十年了……

  涂山南漓想到这儿就觉得心尖一阵剧痛。

  那是她爱了多年,却得不到的男子,她的挚爱!

  可在他的心里,她原来连朋友都算不上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