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豪门总裁 →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乐狸乐梨 著

连载中免费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是一本时下非常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男女主角为慕意笙席北冥,作者是著名小说家乐狸乐梨。一年前的车祸,就像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用自己半条命一颗肾,换来和席北冥的姻缘。却也将席北冥推的更远。慕意笙,够了,真的够了。我闭上眼睛,眼泪滚滚而下,落在枕头上。
  “席太太,我叫肖茵。”
  休息了两个小时,我从楼下下来,没有看到席北冥,只看到席北冥带回来的女人,女人主动和我打招呼,自我介绍。
  她很年轻,五官纤细柔媚,给人非常清纯的感觉。她就是杨雪和我说的女大学生?
  席北冥这一年玩的女人太多了,基本上几天换一个,没有长情。
  可是这个女人,已经待在席北冥身边一个月,席北冥为了讨好她,甚至每天去大学门口接她。
  我淡淡道:“席北冥呢?”
  她咬唇道:“北冥出去给我买吃的,等会就回来。”
  北冥?真是亲热。席北冥这一次是动了真心吗?
  “席太太,你和北冥的事情,我也是听说过,你能放过北冥?和他离婚吗?”肖茵犹豫半晌,对我说道。
  我冷笑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当席太太?”
  现在的女人,心思还真是重,我和席北冥还没有离婚,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坐上我这个位置。

75万字更新:2020/04/02

在线阅读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是一本时下非常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男女主角为慕意笙席北冥,作者是著名小说家乐狸乐梨。一年前的车祸,就像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用自己半条命一颗肾,换来和席北冥的姻缘。却也将席北冥推的更远。慕意笙,够了,真的够了。我闭上眼睛,眼泪滚滚而下,落在枕头上。

免费阅读

  去医院拿体检报告的时候,医生语重心长说道:“请问你的家属现在在禹城吗?你最好带着家属一起过来。”

  我抓紧手中的报告,想到将我当成空气的席北冥,摇头道:“我家属不在这里,你将病情告诉我就好了。”

  “你的病情有点复杂,除了被检测出白血病之外,还被检查出血液病,你的凝血功能很差,然后你需要接受骨髓匹配移植。”

  “你在一年前不仅大量抽血还丢了一颗肾,病情很麻烦,以京城目前的医学水平,只怕治不好,我建议你去美国最大的医院治疗,那边医学水平比我们这边好。”

  “如果不去美国,我大约还能活多久?”我摇晃了一下身体,抓着一旁的桌角,勉强问道。

  医生怜悯的望着我道:“能活多久无法预估,可能一个月,可能一年,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两年。”

  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命,随时都会没有吗?

  “所以我希望你尽快去美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医生再次建议道。

  我摇晃着身体,红着眼睛道;“谢谢。”

  我拿着报告跌跌撞撞离开医院。

  刚走出医院,还没有从死亡的恐惧回过神,就接到闺蜜杨雪的电话。

  她说,席北冥爱上一个女大学生,闹得满城风雨,让我快点回去。

  从和席北冥结婚开始,我就做好准备承受席北冥的报复。

  一年前,他车祸失血过多,唯一能够救席北冥的人只有我。

  我用身体三分之二的血,加上一颗肾,救下席北冥。

  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嫁给席北冥。

  京城的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我只知道,我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嫁给席北冥,就再也没机会。

  在他昏迷的时候,我们结婚了。

  没有婚礼,没有戒指,只有一张冷冰冰的结婚证摆在那里。

  席北冥醒来后,非常生气,觉得我不要脸,乘人之危,要我立刻签字离婚!

  我不肯,他便开始用各种方式折磨我,忽视我。

  我知道,他在抗议,在冷暴力我。

  这一切,我都默默承受着。

  早在嫁给他之前,我就预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我能等他回头。

  然而结婚一年,席北冥花边新闻不断,不是模特网红,就是网络主播。

  他夜夜笙歌,我独守空闺。

  我永远记得,席北冥醒来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妻子后的表情。

  他指着我的鼻子,怒骂道:“慕意笙,你给老子听清楚,就算全世界就剩下你一个女人,我也不会碰你一下,否则我就断子绝孙!”

  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诅咒。

  他也做到了,我虽然和席北冥领了证,却从未和他过一次夫妻生活。

  京城的人都说我自作自受,非要扒着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浪费时间,为他的情人鞍前马后。

  “笙儿,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见我许久没有说话,杨雪着急了。

  我垂下眼皮,哑着嗓子道:“我知道,我等下坐车回去。”

  我来京城是处理公司的事情,因为最近身体不舒服才去做检查的,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医院距离席家只有一个小时车程。

  我一路开车回到席家,刚将车子开进院子,就看到席北冥的车子已经停放在那里。

  我从车上下来,管家上前道:“少夫人,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管家言辞闪烁的看着我。

  我看着管家的表情,心口一紧道:“北冥在家?”

  “少爷……是在家,不过……不是一个人。”

  管家一脸心虚,完全不敢看我的眼睛。

  “他带了女人回来。”

  我掐紧手心,极力克制心口的疼痛道。

  管家怜悯道:“是,现在两人正在房间。”

  这已经不是席北冥第一次带女人回来了,每一次我都忍着,每每听着他们欢爱的声音,我感觉心都不像是自己的。

  我从管家身边越过,往楼上的卧室走。

  刚走到席北冥的卧室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女性高亢兴奋的尖叫,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

  我浑身无力的靠在床上,连推门的勇气都没有。

  我跌坐在地板上,听着里面一阵阵急促的声音慢慢平息,一动不动。

  “嘎吱。”不知道坐了多久,门开了。

  席北冥裹着一条浴巾出来,看到坐在走廊地板的我,邪魅冷峻的脸上,不带丝毫感情,完全将我当成空气,直接从我身上越过。

  我难掩心中的疼痛,抖唇道:“席北冥,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你还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席北冥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我,嘲讽道:“羞辱?这条路不是你选的吗?慕意笙,你在嫁给我之前,不应该想到会是这种下场吗?”

  “我只是爱你,有错吗?”

  “那么我不爱你,有错吗?”席北冥反问道。

  一针见血,挖心剔骨。

  “席北冥,你想要离婚,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累了,不想在继续了,我将感情全部消耗在席北冥身上,却换来伤痕累累的婚姻。

  席北冥做这么多事情,无非就是逼我离婚。

  他终于成功了,我放弃和他这段无望的婚姻,选择放彼此自由。

  “呵,慕意笙,你今天吃错药了?”

  席北冥听了我的话,突然冷冷笑起来。

  我从地上爬起来,摇晃了一下身体,看着席北冥道:“我认真的,我同意签字离婚,只要你给我一个婚礼。”

  我只有这么一个愿望,我想要一个婚礼,和席北冥的婚礼。

  “做梦!”席北冥俊脸变了变,吐出两个字,头也不回下楼。

  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席北冥宁愿拖着不离婚,也不愿意给我。

  原来,席北冥已经厌恶我到这个地步了吗?

  “咳咳咳。”

  喉咙一阵难受,我捂着嘴巴,咳嗽一声。

  鼻子流出两道血,染红了我的手掌。

  将脸洗干净,确定不会在流鼻血之后,我将医生开给我的药吃掉,躺在床上回想起童年。

  小时候,我被抱错了,流落在乡下,七岁那年,慕家人找上来将我接回来。

  我和席北冥青梅竹马,刚接触这个圈子的时候,我很认生,席北冥拍着胸膛道:“别怕,北冥哥哥罩着你。”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豪门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