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现代言情 → 一城荒芜一生流离

一城荒芜一生流离

神经西西 著

完本免费

  一城荒芜一生流离是一本经典的虐爱言情小说,主角是厉景言叶和笙,本书作者是神经西西。叶和笙被关在这里三年了,她看不到光,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人,整个世界都是黑色。可她的心里,一直牢牢抓着那抹唯一的色彩。她缩在墙角,念着那个已经融入了她骨血中的名字。“景言,景言…”。
  外面清晰传来脚步声,叶和笙黑白分明的盈眸闪烁着一丝光亮,本能的叫出了声:“景言!”
  咔哒。
  房门被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阔步走来,面上掠过讥讽,“景言?”
  看到来人,叶和笙瘦弱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发抖。
  陆骁站在她面前,用手里的皮带挑起她的下巴,问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叶和笙躲了一下。
  陆骁的声音森冷彻骨:“今天是厉景言结婚的日子。”
  “你胡说!”
  他折磨了她三年,她不会相信他的话。
  陆骁冷哼一声:“好好看看。”
  他将手机屏幕立在她眼前,“厉景言他回来了,可他从没想过要救你,而是娶了别的女人。”
  手机里,关于一场婚礼的新闻映在她瞳孔里——厉氏总裁厉景言与名媛苏菀,将在今日于圣约翰教堂完婚。
  “不,不会的……”叶和笙捂住自己的耳朵,“景言他不会的……”
  当年厉景言被判刑,叶和笙为了他来求陆骁,却被陆骁给囚禁了起来。

5万字更新:2020/03/30

在线阅读

  一城荒芜一生流离是一本经典的虐爱言情小说,主角是厉景言叶和笙,本书作者是神经西西。叶和笙被关在这里三年了,她看不到光,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人,整个世界都是黑色。可她的心里,一直牢牢抓着那抹唯一的色彩。她缩在墙角,念着那个已经融入了她骨血中的名字。“景言,景言…”。

免费阅读

  厉景言是叶和笙的一切,是她这些年被困在那个阁楼中,唯一的希望。

  只要想起他们曾经历过的种种,她心中就还有光。

  此刻,她就站在他面前,狼狈的样子与他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男人的脸,他变了,变得更成熟冷峻,高高在上。

  而他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只有冷漠。

  “景言……”

  叶和笙喊出他的名字,她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厉景言好看的眉宇蹙了蹙,不动声色地将新妻搂在怀里。

  他没看叶和笙,只冷冷开口:“安保呢,什么人都能放进来吗?”

  跟进来的安保连忙解释:“抱歉厉先生,她说是您的故人。”

  “故人?”厉景言的眸光深不见底,扯唇冷嗤:“一个疯子。”

  疯子……叶和笙身形一震,想说的话就这样卡在喉咙里。

  “把她赶出去。”

  “是。”

  安保上前来拖走叶和笙,口中骂道:“疯女人,快走快走!”

  疯子。

  这两个字像一根刺,狠狠扎在她心上。

  她恍惚中又想起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阁楼里,她癫狂痴呆的模样。

  此刻,女人无助摇头:“不,不……我不是疯子!”

  叶和笙挣扎着,歇斯底里,“景言,我一直在……”

  一直在等你。

  她等了他这么多年,为什么换来的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怎么能娶别人?

  厉景言牵着新娘子的手,冷漠转过身,将她彻底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

  他淡声说道:“牧师,请继续。”

  牧师愣了一下,显然还没有从这场变故中回过神。

  静默了半分钟,牧师才将注意力从那个疯女人身上移开,继续进行着婚礼——“厉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苏菀女士为妻?”

  男人优雅冷峻的侧脸轮廓映在叶和笙瞳孔中,他温柔的看着身侧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牵着她的手,声音温润,那般动听:“我愿意。”

  “景言……”

  叶和笙眼眸中氤氲着雾气,视线里男人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深埋在心底的画面跳入脑海——

  “笙笙,你是我一个人的。以后,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一生一世照顾你。”

  男人坚定的誓言还在耳边回响,叶和笙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不,不……”

  她无力地摇头,被安保硬生生拖到了教堂外。

  “快滚,疯女人!”

  那人松开了手,将她狠狠的往外一推——

  咚的一声,叶和笙摔在了地上!

  她看着厉景言为别的女人戴上婚戒,始终支撑着她的力气,在这一刻被瞬间抽空。

  她再也撑不下去了,她真的好累。

  眼前倏然一黑,接着女人彻底没了意识。

  ……

  静谧温暖的房间内,叶和笙紧紧抓着被子,噩梦不住的纠缠着她。

  “陆骁,不要……”

  “不要,不要……”

  她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

  “陆骁!”叶和笙猛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咔哒。

  房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打开,佣人蒋琴端着粥走进来。

  她将粥放在床头柜上,关心的问:“你醒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医生刚刚离开,他说你身上有许多外伤,应该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叶和笙还没有完全从那个噩梦中醒转,她茫然的看着这间陌生的屋子,喃喃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厉先生名下的别墅。”

  厉先生三个字,唤回了叶和笙的意识。

  她又问:“厉景言呢?”

  蒋琴看着她笑了笑,说:“今晚是先生的新婚夜,他当然在新房里陪着他的新娘。”

  新婚夜,新房……

  叶和笙心口一刺,抓着被子的手指悄然收紧。

  是啊,她只是一个疯子,于他而言,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他怎么会在意她呢?

  他还是将婚礼进行下去……

  叶和笙自嘲扯了扯唇角。

  几年前,厉家里发生变故,厉父厉母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而厉景言被人陷害入狱。

  为了救他,她不得不去求陆骁。

  陆家和厉家是世仇,若是陆骁不收手,厉景言再怎么样都难逃一劫,她别无选择。

  为了厉景言,她可以忍受黑暗,忍受陆骁带给她的一切折磨。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再次相遇,厉景言已经成了别的女人的丈夫。

  那她这些年来,又算什么?

  蒋琴叹了口气,离开房间。

  叶和笙将脸埋在枕头里,眼泪无声落下。

  她逼迫自己不去想厉景言,这个时候……她应该去找家人。

  她消失的这些年,父母一定发了疯的找她。

  想到这里,叶和笙抹去眼角的泪光,掀开被子下了床,在桌子上找到了电话。

  凭借着记忆拨了一串号码——

  通话立刻被接通,叶和笙还来不及说什么,那头已经响起机械冰冷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空号?

  这是家里的号码,怎么会是空号?

  她放下电话,心里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现代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