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现代言情 → 我以温柔待你

我以温柔待你

京鲵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为戚白映祁宴礼的小说名为我以温柔待你,是一本由作者京鲵所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就跟五年前一样。戚白映眼尾潋滟,她确实没有想到能与祁宴礼再重逢,还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阔别这么多年,男人的气质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化,神情仍旧冷漠,像是块捂不热的冰。
  也就是这张脸,她不过看上一眼,就耽误了自己这么多年。
  “有事吗?”戚白映挑起眼尾。
  男人没有作答,而是打开了车门,像是在做无声的邀请。
  戚白映却不为所动,“有什么事,就这样说吧,我还挺忙。”
  车门就这样敞开着,冷风夹杂着寒意往车内猛灌,扬起女人的衣摆,吹散了车里的暖气,周身的温度在一点点往下降。
  两个人像是在无声的对峙着,谁都没有妥协。
  直到半响之后。
  祁宴礼眼皮动了动,“小小姐。”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戚白映心脏还是悸动了几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总能拿捏到她的软肋,亦或者他就是她的软肋,哪怕五年过去了也还是如此。
  出乎意料的是,戚白映并没有因为心软而选择妥协,她勾起绯色红唇,淡讽出声,“我姓戚可不姓小,祁先生怕不是认错人了?”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戚白映眉心轻拢着,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
  她十八岁那年,戚家新来了位年轻的管家。

18万字更新:2020/03/29

在线阅读

  主角为戚白映祁宴礼的小说名为我以温柔待你,是一本由作者京鲵所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就跟五年前一样。戚白映眼尾潋滟,她确实没有想到能与祁宴礼再重逢,还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阔别这么多年,男人的气质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化,神情仍旧冷漠,像是块捂不热的冰。

免费阅读

  二月初,宁城迎来了湿冷交替的初春。

  深冬过后那场雨连下了大半个月,整个天空如同蒙上了一层黑布,遮得不见半点的光。凛冽的寒风卷着冬后的冷意,肆意凌虐着整个城市,街道压抑又凄凉。

  密闭的房间内,木制窗户被风吹得铮铮响,房间里亮着一盏暖黄的灯,偶尔狂风刮过,灯光摇曳镜影晃动。

  戚白映正坐在化妆台前描眉,镜子里的女人肤白貌美,稍稍上挑的眼尾尽显风情,卷翘的睫毛颤动,一股子勾人意味油然而生,可她的眼神却是冷冰冰的。

  化妆台上,此时正摆着台通话中的手机,顾熙的声音传了出来。

  “白映,林嘉律要结婚了。”

  未婚夫要结婚了,戚白映却并没有惊讶,反而语气淡淡,“年后那阵子,不是一直有媒体在爆料?”

  明澄集团资不抵债,戚家无奈宣布破产,宁城大家林氏独子隔日便悔婚另娶他人。这件事不知成为了多少新闻平台的当日头条,更是沦为宁城上流圈内富贵闲人的饭后谈资。

  “这回不一样,连婚期都定了!就在下个月初八。”顾熙怒骂,“渣男,当初还当众说非你不娶,一等你们家落魄了,这脸翻得比谁都快!”

  戚白映眼尾轻挑,视线定格在镜子上,“本就只是商业联姻,你还当了真。”

  顾熙问道:“白映,你真打算就这么算了?”

  戚白映涂口红的手顿住,唇角勾起一抹嘲意的笑,“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你说凭什么啊?”顾熙仍旧愤愤不平,“本以为戚家出事你还能有个靠山,现在到好,没被他们林家气死就不错了!”

  “你也别太生气。”戚白映道:“林家不悔婚,也不可能娶个身负几千万债款的女人,这个买卖就连我都觉得不太划算。”

  电话里的顾熙瞬间噤了声。

  自从明澄集团宣布破产,受不了刺激的戚父身垮入院,继母也不能依靠,这破产后留下的后续债务问题,就全担在了戚白映身上。

  林戚两家是商业联姻,本就是利益至上,毫无感情可言,既然戚家垮台,这婚约就如同作了废。

  “但是……”戚白映红唇轻抿,“有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戚白映和顾熙结束通话后,换了身衣服就出了房门。

  “奶奶,我出去一趟。”

  摇椅上的老人眼皮也没抬,轻应了声。

  “早点儿回来。”

  这栋旧楼位于宁城贫困喧哗的街道,一共七楼,却连电梯设备都没有,只能踩着水泥楼梯下楼。

  昏暗的楼道里,声控灯一闪一闪的,就好像电视剧里的鬼片现场,戚白映刚搬来这里一个星期,还有些不太适应。

  下了楼,撑着伞路过一个菜市场,才走到大马路边,戚白映拢了拢风衣,拦了辆计程车。

  她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昏黄的路灯下,一台黑色宾利静静地停靠在那里,像是在等什么人。

  “老板,戚小姐出来了。”

  良久。

  后座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狭长的双眼睨向车窗外,薄唇轻启,低磁的嗓音带着凉意,不着任何情绪。

  “跟着她。”

  **

  市中心。

  下了车后,戚白映走进了一家街边咖啡厅。

  这个咖啡厅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中段,装修低调却又奢华,戚白映之前是这里的常客。

  晚上六点下班高峰期,里面已经坐满了来休息的白领。

  穿着长及小腿的烟紫色风衣,黑发过肩尾尖稍卷,容貌明艳的女人,踩着细高跟刚走进来,就成了整个咖啡厅的焦点。

  众人投过来的目光,不仅仅是因为被惊羡,还掺杂着嘲讽与不屑。

  落魄千金居然还能上高级咖啡厅消费,也不知道新闻头条上播报的债款还不还的清,听说数目还不小。

  众目睽睽之下,戚白映反倒步履从容,按照约定,走到了咖啡厅最里处的靠窗位置。

  “戚小姐。”

  在咖啡厅等候她的人,是林嘉律的下属,似乎等得太久,脸上颇有些不耐。

  “你迟到了十分钟。”

  戚白映并没表现出什么歉意,挑开椅子坐到了他对面,不动声色的勾起眼角,“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戚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家老板下个月要和叶家大小姐完婚。”下属神情倨傲,对她再无以往的尊敬,直接挑开话题。

  “然后?”

  “我们老板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他。”

  “等等。”戚白映思忖一番,“冒昧地问一句,你们老板谁?”

  早就知道戚白映是个娇纵过头的大小姐,没想到她家现在都破产了,居然还敢这么嚣张,真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千金小姐?

  下属神情更加轻蔑,出声道:“我们老板是个念旧情的人,只要戚小姐不把事情闹得太难看,该有的弥补是不会少的。”

  听他这话,戚白映倒是明白了,林嘉律这是怕她把悔婚另娶这事闹到媒体面前,不管不顾再抖漏他做过的那些破事,到时候搞得林家脸面全无。他这是提前给戚白映打预防针,免得她像个潜伏体内的狂犬病毒,一发不可收拾。

  戚白映勾起绯色红唇,漫不经心道:“弥补?倒是说说看,他打算怎么弥补啊?”

  下属从公文包掏出一张支票,摆在了咖啡桌上,“拿着这笔钱,戚小姐想去哪就去哪,不必在留在宁城了。”

  戚白映伸手,捻起那张支票,不多不少三百万,不够还债但是能顶她一阵子。

  “你们老板倒是大方。”

  “戚小姐,你可以考虑一下,虽然这笔钱不多,至少能让你和戚老夫人过上一阵好日子不是?”下属看了她一眼,“毕竟宁城天气湿冷,戚老夫人住在那种地方,恐怕有损身体。”

  戚白映眸光微敛,睨向玻璃窗外,咖啡厅里的白玉兰吊灯,清透的冷光打落而下,笼罩在她身上,稍卷的刘海勾勒出脸型,红唇抿成一条直线,使得她整个人显得娇媚又冷艳。

  不得不说,戚家没倒的时候,戚白映在宁城上流圈中,性子最为娇纵,颜值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扎堆的名媛中,最显眼的那一位。

  以为她在考虑,下属又道:“再说了,戚先生这会还在医院里躺着吧?躺一天还好,这要是躺个一年半载的,医药费还交得上吗?”

  戚白映凝了凝神,像是在沉思他说的问题。

  “所以啊,这件事还是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毕竟机会不是想有就有的。”下属以为她要妥协了,眼神更加不屑。

  戚白映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笑了声,“我要是不考虑呢?”

  “你说什么?”

  下属神情微滞,似乎不太相信她会放弃,毕竟现在的戚家最缺的就是钱。

  “戚小姐,你心里应该知道,我们老板可不是个会心软的人,要是哪天你想要了,这笔钱可就没有了!”

  “我当然清楚,不过……”

  戚白映从随身包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朝着他晃了晃,“拿回去听听,然后好好问问你们老板,三千万连本带利什么时候还!”

  录音笔里,是林嘉律去年私下跟戚老爷子借钱时留下的的证据,本以为两家人会成为一家人,所以戚老爷子并没有要求林嘉律写下欠条,这才让他钻了空子。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戚白映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段录像,想起来她父亲房间里是装有摄像头的,恰巧拍下了全程。

  “你刚才也说了,我父亲还在病床上躺着,要是还钱速度不够快,那我只能辛苦点,去你们林家讨医药费了,到时候要是被哪家媒体给拍到,可就别怪我了。”

  戚白映站起来,拢了拢风衣,不再看下属已经不能再难开的脸色,甩着细高跟往门口的方向走。

  刚走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回过头,斜睨着气焰全无的男人,“别总说我纠缠谁,也不看看,林嘉律他配吗?”

  等他回过神来时,高跟鞋落下沉稳的声响已由近及远,戚白映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外边的雨已经停了,只是肆掠的狂风并没有消停下来,戚白映抬头看了眼沉闷的天色,打算搭乘计程车原路回家。

  这个时间点虽然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可是急着回家的人还不少,已经有好几辆搭着乘客的计程车从她眼前一掠而过。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宾利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沿着马路缓缓向她驶来,而后稳稳停在了她的脚边。

  戚白映记得这辆宾利,刚刚在咖啡厅里她就注意到,它一直停在对面的马路边。

  原来是在等她。

  后座车窗缓缓滑下,露出半张男人英俊硬朗的面容。

  他穿着件黑色高领毛衣,冷白的皮肤格外惹眼,半阖着眼皮,慵懒中又不缺乏冷肃,浑身散发出一种凡事都把握在手掌心的凌厉与气魄。

  深褐色的眸子斜睨了过来,明明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却让人觉得薄凉,下意识屏住呼吸。

  戚白映睫毛颤动,琉璃般的瞳孔逐渐放大,她似乎没有想到,车上的人竟然会是他。

  见她许久没有反应,祁宴礼眸光微敛,半响后,薄唇轻启,“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现代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