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重生 → 帝上尊宠:嫡妃,入怀来

帝上尊宠:嫡妃,入怀来

明迪迪 著

连载中免费

云初雪龙玄夜是《帝上尊宠:嫡妃,入怀来》小说主角,是由作者明迪迪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在无音阁前停下。”云初雪吩咐道。“小姐,云长老说过皇宫那边要求我们要在辰时之前赶到。还请小姐……”丫鬟担心的提醒云初雪说道,一句话还未说全,云初雪便打断了她。“知道了,我只是去与好友道个别,去去就来。”云初雪虽不知道皇后为何召她进宫。但爷爷云逸天对此事如此重视,她可不敢耽搁。
  在偌大的药堂中,摆着许多檀木置物架,将一些中高档的药材摆放在架子上,并且标着功效以及价位,供人自由选购,看起来有点现代风架势。
  “掌柜,我要这些药材。”云初雪快速选好所要材料,但却没找到地兽魔核,不由问道:“请问这里不卖魔核吗?”
  “魔核素来只有拍卖行里有售,姑娘不会不知道吧?”掌柜的四十来岁,说话很是亲和。
  以前的云初雪在被确立废武脉后,对修炼这方面再没了解过,自然不知这些,她点了点头,道:“这些多少银两?”
  “三种材料,共四千八百三十两银子。”
  “……”云初雪顿无表情,她洗劫了全部家当也才五千两银子而已好吗!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修炼竟如此烧钱?

27万字更新:2020/03/04

在线阅读

  云初雪龙玄夜是《帝上尊宠:嫡妃,入怀来》小说主角,是由作者明迪迪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在无音阁前停下。”云初雪吩咐道。“小姐,云长老说过皇宫那边要求我们要在辰时之前赶到。还请小姐……”丫鬟担心的提醒云初雪说道,一句话还未说全,云初雪便打断了她。“知道了,我只是去与好友道个别,去去就来。”云初雪虽不知道皇后为何召她进宫。但爷爷云逸天对此事如此重视,她可不敢耽搁。

免费阅读

  东陵墨微一点头,才要开口,便见一名少女突然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家主,不好、不好了,婉晴她……她快被打死了!”

  “什么?”云惊城猛地起身。

  “是云初雪,她打的婉晴全身都是血,再打下去,真的就没救了!”

  东陵墨也诧异的很,在沉寂了片秒后,与云逸天一同向着案发现场赶去。

  花园中。

  云婉晴手撑着后身地面,一手捂着胸口,凌厉的眼眸已完全被一抹惊惧替代,她竟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

  “爹,娘……”就像是惊弓之鸟,她边跑边拼命的叫,好似只要慢上一点,今日便会成为她的句号!

  “喊娘?叫你奶奶都没用!”云初雪余音未消,一脚追着重重的踢在了云婉晴的背上,顿时将她踩在了下面。

  匍匐在地,云婉晴花容失色泪流满面,可被那只脚碾着的手腕,如何拔不出来,甚至于,她听到了自己手骨“咯吱”碎裂的声音!

  “哪个胆大包天,敢动我云惊城的女儿?”

  千钧一发之际,一阵破风声陡然响起,携带着浑厚强烈的玄气能量,向着四周猛地炸开。

  云初雪脸色一沉,极速向后退去,在数米开外稳住脚步后,目光异常寒冽的射向来者,笑的好不讽刺。

  “爹,呜呜……”云婉晴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顿时泪如雨下。

  “婉晴,这……”云惊城顾不得其它,连忙查看她的伤势,却在发现她丹田被毁之后,顿时目光阴戾的暴吼一声:“云初雪,你这个孽种,今日我……”

  一股滔天的怒意在云惊城心底狂涨不停,他咬牙切齿的克制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狂吼一声:“云初雪,别以为本家主不敢动你,今日你若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我便要你横尸在地!”

  “兔崽子,你要不要把老子也给横尸在地?!”云逸天愤怒的声音,如平地炸雷。周遭一些后生晚辈,皆被震的浑身一颤。

  挡在云初雪身前,云逸天瞪起的眼珠仿佛能吞灭一切,浑厚强大的气势,如巍巍高山,肃穆威仪!

  这样逼人的气场,无声中已将云惊城碾压在脚底,那一脸的怒意,是不言而喻,霸道到底的维护!

  “爹,你怎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纵容这个逆女?她对我孩儿下此毒手,今日我绝不能善罢甘休!”云惊城说话间迈步上前,欲要把云初雪给揪出来,岂料……

  云初雪无奈的耸了耸肩,语气十分慵懒的回道:“大伯,你那么凶干嘛?我又不害怕!”

  话说完,她抱起小神龙来摸了摸头,凉薄冷漠的目光逼视着云惊城,气定神闲的道:“切磋而已,玩不起就告状,难道是欺负我没有爹吗?”

  “切磋?!”云惊城咬牙切齿,扭头转向云逸天:“爹,你听到了吧,她就是仗着您的宠爱,无法无天,心狠毒辣。这账必须要算!”

  “你说我心狠毒辣?”云初雪一步上前,眸光犀利凛冽的瞪着云惊城:“姐妹合伙把我扔在禁区,寒冬腊月将我踹进冰窟,隔三差五将我凌虐毒打,照你的说法,这些,我是不是也该算一算账?”

  云初雪咄咄逼人,字字犀利。

  从前那个可以任人欺压忍辱负重,并不代表她也可以。

  “云初雪……你……”云惊城一时间被堵得哑口无言,却看云逸天极速阴郁的脸孔,立刻反应过来,转移话题:“婉晴可是你亲堂姐,就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你重手伤人,又施加污蔑,实在太过。”

  可恶,险些被她三言两语颠倒重心,这云初雪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似得?

  “诡辩,这是诡辩!”云惊城脸颊一阵阵的抖,额头青筋突突乱跳,气的他分分钟都能断气似的。

  他虽不知道云初雪怎么把她女儿伤成残废,但这是事实,铁一样的事实。

  “你说我诡辩,难道我不是废材?难道她不是白玄境三重?难道我比她小?”语气淡淡,字字逼人。

  这时,云初雪把目光给了云老爷子,淡淡的问:“爷爷,既然您在招待客人,那雪儿就不扰您了,雪儿出门溜达溜达。”

  云逸天沉沉的眯了眯眸,余光扫了云惊城眼,随即点了点头:“早去早回,别给老子惹什么事,回来咱们再说。”

  这不对,绝对不对劲,老头已经酝酿着一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审问,不过,现在有东陵墨在,还是先翻过去的好。

  “嗯。”云初雪点了点头,这便朝着大门外走去,背影绝尘,不带走一片云彩,就在她走开的同时,背后响起了云惊城怒火狂烧的咆哮。

  “爹,您怎么能让她走,您怎么每次都这样?这次她可是下手……”

  “你给老子闭嘴。”随着这声烦躁的厉喝,云初雪背后立刻安宁了起来。

  炎炎夏季,陵阳城大街上车水马龙、繁华似锦。

  一道白色的曼妙身姿,迈着平稳的步履,在人流冲冲之中穿过,听着耳边一阵阵交织汇聚的声音,真是好不热闹。

  令她最是入耳的,莫过于那些狗血万分的八卦言论。

  譬如:云初雪那废物不能修炼就算了,竟还不知检点出去偷汉子,真是无耻肮脏至极。

  譬如:这种垃圾,为何给她生了一张如此姣好的容颜?简直暴殄天物!

  目光四面搜寻,她无视旁骛的走进了陵阳城最有名的一家药行,据说这里有个名禅,“只有你不要,没有买不到”整个店面也是端的高档气派。

  在偌大的药堂中,摆着许多檀木置物架,将一些中高档的药材摆放在架子上,并且标着功效以及价位,供人自由选购,看起来有点现代风架势。

  “掌柜,我要这些药材。”云初雪快速选好所要材料,但却没找到地兽魔核,不由问道:“请问这里不卖魔核吗?”

  “魔核素来只有拍卖行里有售,姑娘不会不知道吧?”掌柜的四十来岁,说话很是亲和。

  以前的云初雪在被确立废武脉后,对修炼这方面再没了解过,自然不知这些,她点了点头,道:“这些多少银两?”

  “三种材料,共四千八百三十两银子。”

  “……”云初雪顿无表情,她洗劫了全部家当也才五千两银子而已好吗!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修炼竟如此烧钱?

  不过,不花钱搞魔核的地方倒也是有一个,云初雪脑海里念头一生,随即大步而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