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异能 → 近身战兵沈浩

近身战兵沈浩

巅峰的神 著

连载中免费

《近身战兵》小说男女主角是沈浩何媛,这本小说又叫做《近身高手》,作者是巅峰的神。沈浩双手护住头脸,硬挨凌乱无章的拳脚,几次想出手反击,愣是忍住,去年的教训记忆犹新,帮个大妈踹倒小偷,结果踹断小偷两根肋骨,搭进去几千块医药费,困窘的家为此几乎揭不开锅。
  “你他妈装的真像,不做演员简直白瞎了这演技,老子告诉你,别整没用的。”满脸横肉的光头男人伸手,肆意拍打沈建国的脸。
  旁边,沈浩心如刀绞,自己受多大委屈无所谓,见不得父母被这么欺负侮辱,握紧拳头要上。
  赵慧眼疾手快,拽住儿子,流着泪道:“浩浩,赶紧回屋去,这儿有我和你爸。”
  沈浩怒视光头男,气得浑身哆嗦。
  “小王八蛋你想干嘛?”光头男狞笑,抬手去掐沈浩脖颈。
  赵慧慌了,起身挡住儿子,却被光头男蛮横推开,急怒攻心加之身子骨太虚弱,当即昏倒,不省人事。
  “妈!”
  “老婆!”
  沈建国沈浩父子俩疯了似的扑到赵慧身边。
  “呦,这一家三口都挺能装。”浓妆艳抹的女人鄙夷撇嘴,以眼神询问满脸横肉的丈夫接下来怎么办。

348万字更新:2019/12/12

在线阅读

  《近身战兵》小说男女主角是沈浩何媛,这本小说又叫做《近身高手》,作者是巅峰的神。沈浩双手护住头脸,硬挨凌乱无章的拳脚,几次想出手反击,愣是忍住,去年的教训记忆犹新,帮个大妈踹倒小偷,结果踹断小偷两根肋骨,搭进去几千块医药费,困窘的家为此几乎揭不开锅。

免费阅读

  小师弟?

  即便沈浩比同龄人稳重成熟,多了些许十三岁孩子不该有的城府、心机,对方的话仍惊呆他。

  “走,去看看他老人家。”穿貂的男人举步走入巷子。

  尚未从巨大意外冲击下回过味的沈浩愣神几秒才说:“吴爷爷半年前走了,只留张纸条,说和我的师徒缘分已尽,没说去哪,没说啥时候回来。”

  走入巷子的霸气男人闻言止步,转过身盯着沈浩,锐利目光好似直入人心,搞得沈浩浑身不舒服。

  大概断定沈浩所言不假,这霸气男人颇为失望叹口气,道:“老爷子本不属于市井,早该离开,可惜我回来的太迟,没能再见他老人家一面。”

  沈浩不知说啥,唯有沉默。

  “你我师出一门,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将来你能活着离开那儿,你和你家人的命运必然改变。”霸气男人意味深长凝视沈浩,哪怕离开整整二十五年,生活在城中村意味什么,他清楚。

  贫穷,卑微。

  难以出人头地。

  既然上苍安排他遇上小师弟,那他就给小师弟一个机会。

  改变命运沈浩无数次憧憬的情形,孩子都爱幻想,他也不例外,幻想成为强者,翻云覆雨,挥金如土,幻想给父母荣耀,风光无限,无需卑微苟活,可突然蹦出个人说能给他这种机会,他反而很难相信。

  因为这么多年的艰辛生活已使他明白,幻想与现实相隔多么遥远,尤其穷人的幻想,基本等于妄想。

  他犹豫片刻,咬着嘴唇摇头。

  “我知道,这提议太突然,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不用现在答复我,明天中午我再来找你,希望到时候你能做出对你有利的决定。”霸气男人意味深长说完,返身走向加长悍马,留给沈浩一个伟岸背影。

  沈浩怔怔凝视。

  无数影视剧塑造的枭雄形象闪过他脑海,都不如这男人带给他的震撼强烈,他内心怀疑、兴奋、对未来的期待交织,乱如麻。

  悍马刚刚发动,平头汉子又跳下车,跑过来,塞给沈浩一部手机,道:“想通后用这部手机联系天爷,天爷的名讳:李乐天,手机通话记录里有。”

  沈浩没拒绝,默默接住手机。

  悍马车后座,秃顶胖子问天爷“您和那孩子真是师兄弟。”

  天爷道:“应该差不了。”

  “哦”秃顶胖子点头沉吟,继而说:“其实,您帮那孩子的法子很多,比如直接给钱,送进那地方……九死一生啊。”

  李乐天摇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是生是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如果那孩子不愿意走呢?”秃顶胖子皱眉问。

  李乐天道:“不愿意,我不强求,命运掌握他自己手上。”

  悍马车渐行渐远,沈浩收回视线,低头摆弄手机,手机很薄,屏幕很大,运用了目前罕见的触摸控制技术,黑色后壳印着被咬一口的苹果,比王志强经常显摆那部诺基亚新“机皇”N95时尚的多,好看的多。

  手机后壳末端有一行英文,iphone3G。

  沈浩第一次见这样的手机,更不会知道这是大洋彼岸一位叫乔布斯的牛人上个月才推出的划时代产品。

  他大致搞懂怎么用,收好手机,往家走,走到巷子深处隐隐约约听到吵架动静,最终确定有人在自家所在的大杂院闹事。

  谁?

  因为啥?

  接踵而至的疑问使他暂时抛开之前的遭遇,好奇迈入院门,这座院落曾是达官贵人的宅邸,时隔百年,已是危房,住着七户人家,乍一看又乱又破。

  “今天不拿出十万块钱,你们一家别想有好日子过。”一浓妆艳抹衣着时尚的女人双手叉腰凶巴巴叫嚣,她身边站着个满脸横肉相貌凶恶的光头壮男,闷声不响抽烟同时面露不屑藐视跪地哀求的夫妻。

  一男一女身后还杵着十来个人,大多像社会上混的。

  “我丈夫真没撞人,是老太太自己摔倒,求求你,行行好,别冤枉我丈夫,我丈夫是老实人,不会撒谎。”跪着的女人极力解释,急得快哭了。

  双手叉腰穿貂戴金的艳丽女子厌恶冷笑,大声反驳:“别装好人,明明你男人开出租车撞了我妈,不然他怎么会停车去扶我妈,后来又把我妈送医院?”

  “他是好心。”女人留着泪道。

  “好心个屁,傻逼才这么好心,何况我妈一辈子行善积德,没讹过人,更不会讹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废物。”艳丽女子圆睁杏眼,盛气凌人,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瞧这女人的德性,父母能好到哪。

  住这院的十多号男女老幼散布四周,远远瞧热闹,有人觉着跪在地上的两口子属实可怜,想说句公道话,可来此闹事的人一个比一个凶,犹犹豫豫不敢张嘴,怕给自己惹麻烦。

  “妈,这么冷,你咋跪雪地里。”

  人们随焦急呼喊声转移视线,便见沈浩着急忙慌跑到院子中央,使劲搀扶跪地的憔悴女人。

  她是沈浩母亲,赵慧,旁边跪着的男人,是沈浩父亲,沈建国。

  “今天的事儿不弄明白,妈不能起来。”赵慧流着泪挣脱儿子的手,身体是小,清白是大,更重要的是,今天若被冤,这个家多半垮掉。

  “都怪我,怪我多管闲事!”沈建国说着话,挥拳狠砸地面,发泄心中的恨,他恨自己心太好,下午跑车遇上一老太摔摔倒马路边,想都不想,停车,上去问长问短,送人去医院,哪想老太太等家人赶到医院,一口咬定是他撞的。

  老太的女儿女婿扣住他承包的出租车,强迫他回家筹钱。

  “你他妈装的真像,不做演员简直白瞎了这演技,老子告诉你,别整没用的。”满脸横肉的光头男人伸手,肆意拍打沈建国的脸。

  旁边,沈浩心如刀绞,自己受多大委屈无所谓,见不得父母被这么欺负侮辱,握紧拳头要上。

  赵慧眼疾手快,拽住儿子,流着泪道:“浩浩,赶紧回屋去,这儿有我和你爸。”

  沈浩怒视光头男,气得浑身哆嗦。

  “小王八蛋你想干嘛?”光头男狞笑,抬手去掐沈浩脖颈。

  赵慧慌了,起身挡住儿子,却被光头男蛮横推开,急怒攻心加之身子骨太虚弱,当即昏倒,不省人事。

  “妈!”

  “老婆!”

  沈建国沈浩父子俩疯了似的扑到赵慧身边。

  “呦,这一家三口都挺能装。”浓妆艳抹的女人鄙夷撇嘴,以眼神询问满脸横肉的丈夫接下来怎么办。

  住沈家隔壁的张大妈实在看不下去,凑到近前,小心翼翼说:“浩浩他妈得了肾衰竭,病的很重,不是装的,你们千万别把人逼死了。”

  咄咄逼人的男女听了张大妈的话,不禁皱眉对视,自家老太太不过是骨折,若为这点事儿弄出人命,得不偿失。

  “看在你这病歪歪的老婆份儿上,老子今天放过你,给你几天时间筹钱,啥时候赔钱,老子啥时候还你车。”满脸横肉的男人恶狠狠说完,搂着心有不甘的泼辣老婆,带着来助阵的狐朋狗友,大摇大摆走了。

  沈建国使劲儿掐老婆人中。

  沈浩心急如焚呼喊:“妈,妈,你醒醒!”

  围过来的邻居面色凝重,唉声叹气,好在经沈建国一番努力后赵慧悠悠转醒。

  最亲的人醒来,沈浩悬着的心落下,抹掉脸上泪水,起身去追欺辱爸妈的混蛋,绝不能轻易放过欺辱爸妈的混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异能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