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尽在二哥中文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二哥中文网 >资讯> 宋长禧傅祁礼小说全文阅读

宋长禧傅祁礼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0-06-19 11:26:49来源:二哥中文网

为大家推荐一本言情新书《半寸光阴半寸心》,本文叙述了主人公宋长禧傅祁礼不被接受的恋爱,小说非常虐心。段落试读:第二天,她醒来之后,就去找了村长,报了警。那天,他看着二狗子的尸体被县城里来的警察带走立案,他的妈妈当场哭得晕厥过去。她浑身上伤,脏兮兮地回到家中,却被母亲打了一顿。

章节试读

然后,父母带着她和姐姐进了城,去了医院,她给姐姐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一个多月后,他们从城里回来,没过多久,林家就搬到城里去了,唯独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村里。

十五年过去了,关于二狗子死亡的画面,依然像烙印一样,镌刻在她的心底。

所以她一直在关注那件案子,又将绑匪的信息透露给傅祁礼,警方一抓到人,她就跑去做证,为他报仇。

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

在傅祁礼的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回击这次林瑾瑜对她的陷害。

宋长禧回神,不自觉地抹了一把脸,一片冰凉。

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后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猛地转身:“谁?”

傅祁礼从林间走出来,一身黑色的西服,抱着一束洁白的花,庄重而又哀伤。

她舒了一口气,慌忙转身,偷偷将眼泪擦干。

他走上前去,将花放在墓碑前,目光却落在墓前已经放着的花上,眸光一震。

十五年前,他重回安远村,没找到林家的女儿,却见到了二狗子的坟墓,傅家重金补偿了他的家人,他每年清明,也都会来祭拜他。

每次他来,都会在墓前看到这种风格的小白菊。

刚一开始的时候,这种小白菊扎得很普通,像小孩子的手法,后来,扎花的设计越来越成熟,但风格没有变。

他就知道,除了他,还有人一直在祭拜他。

他一直以为,是他的家人。

没想到,却是她!

他起身,诧异地看着宋长禧。

她也正诧异地看着他放下的花束,白菊搭配白玫瑰,尊贵而又圣洁。

每年清明,她都会在这里看到这样的花束。

原来,傅祁礼一直在祭拜二狗子。

两人四目相对。

他正要开口问,却见她的眼睛通红,眼底一片水光,她哭过了,而且很悲恸,一时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转身,往外走去。

他顿了顿,才追了上去。

“那些证据,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转身,冲着他邪魅一笑:“你猜!”

他怔在原地,这丫头,表面上看起来笑兮兮的,戒心却极重,让人无法靠近。,

她不信任自己。

他心情复杂地抿抿唇。

宋长禧沿着蹒跚的公路,往山下去,准备去山下,明天一早坐火车回云城。

安远村偏远,去云城只有一趟绿皮火车,下午到,明天上午出发。

“嗡嗡……”她外套里的手机响起,她忙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姐,手术出问题了!”

她一下子抓紧了老旧的手机,脸一下子就白了,神色间是从未出现过的惊慌。

她又听了一会儿:“我……我会尽快赶回来!”

她刚挂断手机,傅祁礼的越野车就停在她的身边:“发生什么事了?”她才会急成这样。

她嘴唇蠕动,急切得就要说出来,却倏地抿紧了嘴唇。

他一顿,心里有些恼怒。

她对自己的戒心,未免也太重了吧,上一次,林瑾瑜摔下楼的事,他还偏袒她了呢。

他压下有些烦躁的情绪:“一起回城吧。”

她盯着他的车看,眼睛里闪过一丝焦灼。

“我开快点,三个多小时就可以到云城。”一般来说,起码得开五个小时。

他的车好,技术更好。

她几乎没有思考,就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上。

傅祁礼:“……”

看着她脸上无法隐藏的急色,他尽可能加快车速,车子颠簸着往山下去。

下了山,开了一段泥泞的村路,上了高速,车速开到了最大。

她转头,看了眼将车开得飞快的男人,有些错愕。

“不用开这么快。”

他愣了下:“你……”

她勾了下嘴唇,勾出一抹浅笑:“我怕死,还是开慢点。”

进城的路还很长。

她好不容易才长大成人,人生才刚刚开始,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死。

“呵!”他突然笑了:“你怕死?”

从他第一次在林家看到她,她犀利的样子,以及站在警察面前,面不改色的模样,可看不出害怕。

“是啊,我还有牵挂呢。”她的声音不自觉柔了些,连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暖意。

他看着,不由得恍了恍神,然后会心地笑着,笑容在脸上停留良久。

她侧着头,不经意看着他的侧脸,只觉眼前一晃,灵魂有些出窍。

“这是我家的传家宝,你戴着,等我回去之后,再来找你。”

“将来,我娶你,用一辈子来爱护你。”

半寸光阴半寸心

半寸光阴半寸心

作者:佚名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完结

  《半寸光阴半寸心》小说是一部以宋长禧傅祁礼为主角的女频小说,本书现已全本完结,是一本短篇虐文小说。讲述了女主宋长禧悲剧的前半生,她是不该出生的孩子,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姐姐的病,在父母心中她是家中见不得光的那部分。   一周后,在傅氏的帮助下,警方找到了那样一个人。   专家将他的容貌用软件恢复后,傅祁礼一眼就认出了他。   当年在安远村,他在林瑾瑜的帮助下,逃了出来,回到傅家,傅家便派出人,联合警方,将绑匪找了出来,可惜其中一个逃走了。   他们傅家雇佣了专业人员找了几年,线索却全断了,他渐渐地也就放弃了。   原来,那绑匪竟然烧毁了脸,毁了容,就在隔壁县城,生活了十五年。   其实当年,他也见过他,只是因为对方容貌大变,他没有认出来。   “傅先生,犯人下周三开庭,到时候还请你出庭作证,协助法院。”   “好。”这件事,与他有关,他也想出庭。   周三,他按时来到法院。   “傅先生,我们得到新的证据,依法可判犯人死刑。”   “新的证据?”傅祁礼脸上出现少有的震惊。   “是啊。”   “能否让我看看证据?”   “可以。”   原来,是有人指证这名犯人,在那场绑架案中,虐杀了一名孩童。

小说详情